梅洛蒂亚

杂食动物,吉尔伽美什中心。

关于同人C闪(占tag歉)

一直不明白,明明第七章里的C闪依旧狂傲毒舌,骨子里依旧是那个愉悦犯(真的是粉),仅仅只是为了自己的国家做了一个身为王的职责,归根结底还是为了他自己,因为他把乌鲁克看作了自己的东西,而最后他为主角挡攻击时也不是单纯的善心大发(或许是有那么一点),但也是有原因的,他不死乌鲁克会灭亡(至于为啥我忘了…),自杀对他来说太有损王的面子了,作为一个拯救别人的英雄死去怎么看都比自杀好得多,为什么在同人里却成了温和谦逊的老年人……一度让我怀疑我和他们看到的c闪是不是同一个。。@

我现在大概就处于一个既想开坑又懒得动笔的状态(躺),好想吃A闪xC闪的肉(满地打滚)。
*图来自p站,画师id:1190332,侵删

【金士】灯火

-这次有好好取标题,不过和内容没什么联系
-上篇脑洞的后续
-注:这篇文的前提是红a已死(怎么死的别问我),闪闪没有要灭世的想法,纯粹是无聊出来找愉悦的,远坂凛和Saber签订了契约,士郎没有从者,伊莉雅活下来,最后大概照样是组团刷闪闪,等我哪天有脑洞了可能会填完这个坑。
-依旧小学生文笔,不喜请点X

——

前文http://meiluodiya.lofter.com/post/1e807dd8_e491058

——

青年无趣的收回了脚,把卫宫士郎踢向一边,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。

「这次就放过你好了。」

抬脚走出了大门。

瘫坐着的白色少女似乎被人遗忘了似得,双眼的血迹顺着眼角流下,无力的趴在地板上。

卫宫士郎挣扎着起身,一步一步艰难的走到少女身边。

用没受伤的右臂扶起少女。

「没事了、伊莉雅。」

脸上绽放出一个算不上笑容的笑容——

可惜名为伊莉雅的少女看不到。

「大哥哥、?」

伊莉雅发出了微弱的声音,不确定似得喊了一声。

「是我。」

「我就知道、大哥哥会来救我的。」

嘴角艰难的扯出一个笑容,脑袋转向了士郎的胸口,双手扒住对方的衣服,整个人显出一副脆弱无力的姿态,仿佛之前那个命令Berserker攻击士郎的人不存在似得。

……

爱因兹贝伦森林。

「很痛、吧!?你以为这都是谁害的、就是因为你太蠢了我才会被Lancer那种杂碎弄伤!?
连条看门狗都做不好就别用这么嚣张的口气说话……!」

头脑被高热侵犯,间桐慎二愤怒的大骂着作为他的Servant的青年。

青年血色的瞳孔不带感情的注视着间桐慎二愤怒的,仿佛小丑般的举动,双眼仿佛是在看已死之人。

「蛮活跃的嘛,慎二。」

「呃…诶?」

间桐慎二似乎意识到了什么,脚步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两步。

「放心吧,慎二,圣杯我会拿到的。」

「你、你知道就好!」

间桐慎二显然没注意到青年这里说的是会拿到圣杯,而不是会为他拿到圣杯。

「那么,你就先去死吧。」

青年单手成爪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着间桐慎二的心脏部位抓去。

「噗嗤——」

什么东西没入血肉的声音。

「呃——」

间桐慎二机械的低头看向胸口,只能发出一个痛苦的音节。

青年抓着鲜红的心脏收回手,表情忽的狰狞,用力捏爆了手中还在跳动的心脏。

间桐慎二维持着低着头的姿势,双眼睁得大大的,捂住空洞洞的胸口,双膝跪地倒在了地上。

「哼——」

青年连多余的眼神都没施舍给间桐慎二,手上的鲜血滴落了一地,转身大踏步的离开了森林。

……

卫宫宅。

到处都是大火与楼房的残垣断壁。

我快死了吧。

年幼的士郎绝望的想着。

突然,一片金色进入了视线。

耀眼的,仿佛太阳一般的金色。

神——?是神、吗?

想要睁大眼睛看清那人的相貌,可失氧过多的士郎终究是没做到。

睁开眼睛,熟悉的天花板。

又是那个梦吗……

视线转向一旁,看到了黑色双马尾的红衣恶魔,安静的跪坐在床边。

诶……?

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一样,士郎揉了揉眼睛。

「笨、笨蛋……!你这是什么反应啊!!亏本小姐还坐在这里等你醒过来!?」

双马尾少女羞红了脸,伸出食指微微颤抖的指着士郎,对他的反应很不满意。

「远坂……?」

士郎仿佛还不清楚状况一样,带着些微的迷蒙望向少女。

「好了,真是的……!服了你了……还有哪里痛吗?………士郎?」

少女红着脸嘟哝了几句,在士郎可爱的反应下败下阵来,关心的问道。

「啊……嗯,好多了,谢谢远坂。」

「哼,谁需要你感谢……我只是怕Saber担心罢了,才不是关心你呢!?」

「知道了知道了,是怕Saber担心。」

士郎无奈的摆了摆手,挣扎着起了身。

身上的伤口已经包扎好了,连血迹都看不到。

「唔,你也是知道的吧,Saber的剑鞘有很强的治疗效果,我把它放到你的身体里去了。」

远坂别扭着脸,好像很不情愿似得解释道,最后一句几乎小声到听不见。

「嗯,谢谢远坂了,要是没有你,我还不知道会怎样呢。」

士郎对远坂露出了微笑,真诚的感谢着她。

「你、你要谢就去谢Saber吧,是她的剑鞘救了你,不过你如果非要感谢我也不是不可以啦……」

「嗯,我知道了,我会去感谢Saber的。」

士郎起身,拿起一旁的套头衫往身上套。

「啊……对了,伊莉雅呢。」

想起来了,自己是被那个金色的Servant打伤的,从他手上救下了伊莉雅——

不,不能说是救,那个Servant不知道为什么,放过了他们。

如果他继续攻击,那么我和伊莉雅是绝对活不了的——

「你说Berserker的Master吗,她就在隔壁,Saber正在看守她。」

「嗯…好,一起去看看她吧。」

推开了日式的障子门(注:障子门是日本的代表性室内建材,用木框糊纸的拉窗,拉门,纸拉窗,纸拉门。属于一种家具,可看作是一面用来分割房间的简易墙体)。

Saber应声望了过来。

「是士郎吗,你救回来的女孩子还活着。」

啊,还活着,这样就放心了。

听到Saber的话,紧绷着的神经稍稍松懈,松了一口气。

士郎走进门,坐在了Saber的身边,躺在榻榻米上的白色少女安静的仿佛洋娃娃。

士郎的眉眼微微柔和,伸出手摸了摸少女的额头。

比正常人低一点的体温。

「士郎,我饿了。」

Saber紧盯着士郎,见他没有注意到自己,不禁抚摸着空空的肚子一本正经的说道。

「呃……诶?那么,就先去吃饭吧?伊莉雅看来一时半会也醒不了。」

士郎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,跟Saber对视了几秒,最后无奈的起身。

……

士郎,远坂,Saber各坐在餐桌的三方。

今晚的晚餐照例是士郎做的。

「我开动了。」三个不同的声音同时响起。

解决了晚餐后,开始了惯例的作战会议。

——

TBC


【金士】爱你就要虐你

-本质求图
-标题是瞎取的
-伊厨慎入
-看到一张士郎被闪闪踩在脚下的图的脑洞
-求个图就占tag有点不好意思,所以才写了这篇超级短小的文
-然后懒得开电脑手机可能排版有点问题,将就着看下吧
-文笔小学生,不喜勿喷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「呀啊啊啊啊——」

双眼被划破的白色少女发出尖锐的惨叫,双手捂住流血的眼睛,瘫坐在地上。

「混蛋!!」

少女的惨状让卫宫士郎目眦欲裂,大喊一声从二楼跳了下去。

「吼~?」

金发青年的注意力被卫宫士郎吸引了过去,手里拿着刚刚划破少女眼睛的剑,剑上的鲜血顺着剑刃往下流,滴在了地板上。

「给我放开伊莉雅,混蛋!!」

卫宫士郎咬着牙,视线充满怒火的看向青年,本空无一物的手中出现了两把一白一红的双剑。

「哼,区区杂种竟敢对本王如此无礼,那么,本王就让你见识一下,蝼蚁和王者之间的差距吧!!」

青年的表情狰狞了起来,背后金色的漩涡快速的增加。

「嗖——」

利刃划破空气的声音响起,一把把金光闪闪的武器向卫宫士郎的方向射去。

卫宫士郎被愤怒占满的脑袋渐渐冷却,从黄金的漩涡中发射的武器几乎快要到了他的面前,瞳孔微缩,怎么办……对付不了……这么强大的敌人……会死……绝对会死!!

用双刀打开了飞到他面前的几把武器,与此同时,手中的双刀也相继破碎,没被打落的武器刺伤了卫宫士郎的肩膀,大腿。

受伤的大腿连支撑身体都做不到,卫宫士郎单膝跪地,右手捂住流着血的左臂。

「真是无聊啊,本王还以为你这个小丑多多少少能带给本王一点愉悦,没想到这么弱。」

青年踱步到卫宫士郎面前,一脚把他踹翻,右脚踏在他的胸口上。

不甘心……不甘心!!

士郎瞪着双眼,不服气的直视着青年的双眼。

「怎么?不服气么。」

青年加大了脚下的力度。

「唔——咳……咳咳、」

肺叶受到压迫,卫宫士郎痛苦的咳出声,鲜血从口中流了出来。